学机器人也能像钢琴一样考级了

发布时间: 2019-01-11

  这并非个例。2018年12月23日,只管寒气逼人,却拦截不了从全省各地赶到长沙师范学院参加“2018年湖南国奥青创智能机器人教育大会”的机器人教育培训老师、学生和家长的热情。作为此次大赛的重头戏,“青少年智能机器人实战能力测试”成为最大的磁场,吸引了来自全省40余家机器人教育培训机构的近800名参试选手参加。

  记者采访懂得到:目前机器人教育培训存在着诸多短板,譬如,行业门槛不高,租一间房,聘请几位老师,招来几个学生就能够“开锣”了。“有些家长在送孩子加入培训后,自己开班的都有。”知情人士还吐露,由于目前行业处于野蛮式增添阶段,缺少“标尺”,导致家长去咨询,听到的答复都是“我们是最好的”,无从作出公平判断。

  探因 人工智能时期是助燃剂

  据业内资深人士介绍,2009年,湖南省青少年智能机器人竞赛的参赛人数才300人,去年到达4100人,9年里参赛人数增长了十多倍,背地离不开机器人教育培训行业的井喷式发展。“2012年,全省机器人教育培训机构大略有七八家,培训收入为400万元至500万元。然而,6年后,据不完全统计,培训机构已经增至200余家,仅长沙全市的培训收入范畴就有三四亿元。”该业内人士说。

  问题 野蛮式增长,教育培训质量参差不齐

  记者来到河东一家机器人教育培训机构时,正值孩子们在上课学习,家长李先生的孩子也是其中一员。李先生向记者介绍,他的儿子10岁了,学习机器人已有3年。谈及送孩子学习机器人的起因,他直言,他和妻子都是文科生,在教育理念上提倡格物致知,想让孩子在着手参加中摸索事物本身,而且提高机械制造动手才干。“理解课程后,发现机器人培训在激发孩子兴趣、开拓眼界、着手能力方面都有一定的帮助,所以就报名了。”然而,几年学下来,让李先生倍感压力,“太烧钱”。

  标准解读

  此外,机器人教练员的准入资格、能力请求也不清楚划定,尤其是在机器人教练员紧缺的背景下,教学水平更无奈得到保障。湖南省青少年科技教育协会机器人教育专业委员会前不多进行了一次不完全统计,全省校外培训机构教练员的缺口达到了428人。

  除了机器人教导培训品质错落不齐,评判学生的能力同样也缺乏威望统一的根据。“从前,咱们都是机构制定标准,然而家长、同行并不完整认可。最后,权衡一个孩子机器人能力程度变成了单一的各种竞赛。”业内人士认为,衡量一个孩子才能的维度应该是多元的,而不应当是以比赛为最终尺度,这并不利于孩子成长与发展。

  将有权威评判标准

  业内人士分析以为,时代发展背景、外部政策环境和机器人教育自身的特点都是促使其迅猛发展的重要起因。

  火爆

  孩子到底学得如何

  标准最后一局部则是对教练员等级划分与评定。依据学历资历、专业职称、从业经历等指标系统的评分结果,划分为初级、中级、高级和特级。级别越高的教练员,要求的评分也越高。

  “国内的机器人教育掉队日本、韩国差不久有20年,行业发展的瓶颈亟待冲破。”业内人士如是说。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舒文

  眼下,机器人教育培训火爆已是不争的事实。6年前,被视为学霸玩的“高冷游戏”,当初全省覆盖人口十多万。巨大的市场潜力、名目标可持续性,使机器人教育培训被资本视为新的风口,跨界经营和投资已难能宝贵。然而,蛮横式增加也暗藏着诸多问题:办学门槛不高,教练员水平不一,教养质量错落不齐,青少年机器人能力得不到权威衡量等,成为制约行业发展的瓶颈。近日,湖南率先全国出台了青少年机器人培训地方标准,勾引行业健康发展的同时,保障学生和家长的权利。

  对此,家长李先生也非常认同。他说,孩子学了三年的机器人,起初觉得还挺好玩,锻炼思维和动手能力,但是几年下来感到孩子进步不大,他直言准备放弃连续给孩子报班。“这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像一个吸金骗局。”李先生向记者吐槽。

  在青少年机器人培训湖南地方标准培训机构等级划分与评定部分,记者看到,该标准指出“青少年机器人培训机构依据基础条件、服务人员、培训质量、管理水平和社会评估五个方面的指标进行评分,按得分从低到高分为五个等级”。评价指标除了硬件外,还有培训品德、培训体系、课堂教养、教练员、管理水平、社会评估等多项软件指标,在未来可能作为家长决定培训机构的重要参考依据。

  对家长最关心的孩子到底学得如何的问题,该标准也从所达到的能力水同等级划分、等级评定方法、等级考试范围等方面作了详细规定。比喻,能力水等同级划分方面,由低到高分为9级,从1级到9级,机器人搭建、编程、调试和实现任务难度逐级加大。像学钢琴一样,学习了机器人的青少年均可报名参加等级评定测验。

  前未几,湖南省市场监视管理局发布了青少年机器人培训湖南地方标准,这是全国首个青少年机器人培训地方标准,将于2019年2月28日正式实行。

  看到身边的友人都给孩子报了机器人培训班,杨女士也不禁动了念头。可是,一圈咨询下来,良多机器人培训班或编程班对孩子的年事有恳求,甚至有机构还直言“你们家孩子还小,过两年再来征询吧”。培训机构工作职员的牛气回答,让杨女士感到有些不受礼遇。

  家长咨询,培训机构叫其过两年再来

  “机器人技术是融合机械、电子、打算机、智能操纵、互联网、通信、人工智能等诸多技术的生态综合体,对将来学科启蒙意思重大。”该业内人士表示,跟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无论是“工业4.0”仍是“中国制作2025”,都离不开机器人技能的研发、应用和推广;而这所有都离不开富强的技术人才队伍。然而,目前我国机器人领域从设计、研发到集成、应用,普遍存在着人才缺乏的困境。诚然众多高校已开始布局,相继设破机器人相关专业和院系,在选拔人才方面也给予了明显倾斜,但是要真正解决人才缺口问题,实现人才步队对国家策略和产业升级的长久支撑,还要做好人才体系的底层建设,从娃娃抓起,从青少年抓起。

  申女士最近为了一件事堪称操碎了心。她的儿子今年6岁了,担心输在起跑线的她,忙着向友人咨询报什么兴致班好。一打听,多少个朋友都给孩子报了机器人培训班。她就纳闷了:“机器人培训班怎么突然就火了?”

  记者了解到,目前机器人教育培训收费因课时多少有所差异,有的分为季度班、半年班、一年班,价格从数千元到上万元不等。只管如此,这已成为潮流。湖南省青少年科技教育协会机器人教育专业委员会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全省在校外大型机构接受机器人教育培训的学生人数达到了3.85万人,其中长沙就有2.57万人。

  固然此次宣布的处所标准不具逼迫性,却是一把科学、公平的尺子,为政府监管供应了参考依据,也让行业发展有了标杆,朝着这些标杆一直规范。

  数据一路高歌,不禁让人心生疑难;“机器人的火,是虚火还是旺火?”近日,记者进行了拜访考核。

  记者查阅发明,该标准为推荐标准,分三个部分,辨别围绕培训机构等级划分与评定、青少年机器人能力等级划分与评定、教练员等级划分与评定三个维度,制订了相应内容。标准主要起草人、湖南省青少年科技教育协会常务理事杨益强向记者先容说: “标准由湖南国奥青创智能机器人技巧有限公司提出,在得到省科技厅大力支持后,与湖南省青少年科技教育协会机器人教育专业委员会一起,经过了一年的调研、探讨、公开征求见解,始终修改完善,再经由专家评审,最后由湖南省市场监督治理局批准发布,终极目的是要建立一套行业的标准性标准,引导行业标准、健康发展,保障家长跟学生的权力。”

  学机器人也能像钢琴一样考级了
  湖南率先全国出台青少年机器人培训地方标准,将于2月28日正式履行 眼下机器人教育培训火爆,但记者考察发现,野蛮式增长当面也隐藏诸多问题

  去年12月23日,全省近800名学生齐聚长沙,参加青少年智能机器人实战能力测试。  长沙晚报全媒体  记者 舒文 摄

  培训机构之所以牛,与巨大的市场有着莫大的关系。李富安是河西一家机器人教育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多少年前他还是机器人器材销售商,然而,随着机器人培训市场的迅猛发展,他敏锐地意识到新“风口”来了,并果断转型做起了机器人教诲培训,一路见证了湖南机器人教育培训市场的成长。“以咱们一家培训机构的报名跟咨询人数为例,近年来,每年均以100%的速度在增加,尤其是在良好的外部政策环境下,这都是预感之中的事。”李富安淡定地说。